作者:西西粒  编辑:贾方方出品:婚姻与家庭杂志   ID:hunyinyujiating99

  前段时间,综艺《开播!情景喜剧》迎来了很多熟悉的面孔。

  杜源老师一出现,那熟悉的语调,标志的笑容,看着就让人欢喜,就连杜源都忍不住为自己喊起了口号:“有我在,不emo。”

  作为“爸爸专业户”,杜源对角色的诠释是灵动的、各有特点的。

  他是《跟我回家》里“老顽童”和“倔老头”合体的父亲门瑞;

  他是《金太郎的幸福生活》里落寞却傲气的父亲金大柱;

  他还是《遇见王沥川》中感人又温暖的谢志辉,宁愿自己不做手术也要把钱留给女儿。

  虽然创作过无数经典形象,但杜源心里最满意的是自己作为老公和父亲的家庭角色,他以妻子为荣,以女儿为傲。

  如今65岁的杜源和妻子已经结婚40年,他们的婚就如同红宝石般,炽热而永恒。

01

  4岁起就注定的缘份

  杜源和妻子的相识,就像一首绵长而悠扬的诗,既有命中注定的定数,又有深深浅浅的交织。而这要从杜源的身世说起。

  1957年,杜源出生不久,母亲就离世了,3年困难时期,不满3岁的杜源饿到气息微弱。眼看家中贫困无力养活孩子,父亲咬牙做了决定:把杜源过继给没有孩子的姑姑姑父。

  随后,杜源跟着姑姑姑父来到哈尔滨,第一次穿上了暖和的棉袄。在姑姑姑父的悉心照料下,杜源茁壮成长。

  那时,杜源住在41号大院,整日在院里蹦跶,笑声朗朗。隔壁院的女孩范小春在窗边听见这笑声、看见这身影,便也跑下楼加入进来。

  很快,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玩到了一起。

  那年,杜源4岁,范小春小他几个月。在两小无猜的年纪,他们青梅竹马,开始了彼此人生中最难得的缘分。

  杜源生性直爽,对范小春很好,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分享给她;如若碰到有人欺负她,杜源会第一个站出来护着她。

  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他们都在一起,还做过同桌,参加过同一个学习小组,几乎形影不离。年少的鲁莽、青春的激荡、刻苦学习的日子,都印在他们共同的回忆里。

  当时,两个人觉得彼此缘分很深,心里有过小小悸动,但没人敢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  高中毕业后,两人各自去了不同的单位,虽然因为忙碌很少见面,但心底都留着曾经青涩的美好。

  那时,杜源在哈尔滨邮政转运科工作,实际就是装卸工,负责把到车站的所有物品在限定时间内装好。三班倒的辛苦工作让杜源落下腰疼的毛病,也让他开始思考未来的出路。

  机缘巧合下,杜源遇到了启蒙老师——哈尔滨话剧院安志明老师。当时正值全国恢复高考,杜源身高1.8米,声音洪亮,有着一张大家都喜爱的“工农兵脸”,安老师鼓励他报考表演类院校。

  经过几个军政团的面试失败后,杜源决定试试中央戏剧学院。凭借朴实的长相和良好的声音条件,杜源被录取了。

  1978年,杜源坐火车北上那天,范小春特地赶来送他,两人眼里满是离别的不舍。当铃声响起、列车徐徐开动,杜源脑海里闪过的是他们曾经并肩一起的快乐日子。

  于是,他打开窗户对着送别的小春勇敢地喊道:“范小春,咱俩搞对象吧,行不行?”

  说完这句话,列车已将小春的身影拉远,杜源没看到的是那一头的小春已红了脸。

  就是这一句火车上的表白将两人正式牵在一起。

  杜源在北京求学的日子,范小春时常以“女友”的身份去照顾杜源父母,拎水、买煤……深受杜父杜母的喜爱。

  两人虽相隔甚远,但小春一直鼓励杜源好好学表演,她会等他回来。

  正因为小春的鼓励,在中戏很受挫想要退学的杜源才咬牙坚持了下来。因为刚开始杜源文化课不行,形体也很差。别人谈论鲁迅、郁达夫,他连鲁迅是男是女都不知道;别人做小组作业,他只能干瞪眼。

  但他肩负家人和小春的期望,再难也要学有所成。

  杜源开始拼命补文化课、练形体。深夜时分,其他同学睡觉,他却在读作品、练一字马、拿大顶。经过一番努力,杜源提高很快,在大二拍摄了《最后一个军礼》,最终顺利毕业。

  毕业后,杜源本可以留京,但他做了一个其他人都不解的决定:放弃留京名额,义无反顾地回到家乡。

  对杜源来说,承诺是最重要的,他要一诺千金,回去娶4年前留下约定的范小春。

  1982年9月15日,杜源回到哈尔滨,十几天就准备好婚宴,迎娶小春。这份承诺,这份爱,是杜源最深情的告白。

02

  苦自己也不能苦老婆

  婚后,杜源和范小春虽挤在二三十平米的房子里,但屋内洋溢的是满满的幸福。

  周围人见小春皮肤黑,以为杜源娶了个印度老婆,杜源便亲昵地称小春为“黑美人”。而且,杜源是老婆的“颜粉”,老说小春是360°无死角的美丽。

  那时小春不太会做饭,连着烧坏了二三十个暖壶和蒸笼。对此,杜源从没抱怨过,只想着:烧坏了,我就负责买新的。

  不过当时杜源事业不顺,没演过什么角色,演戏道路充满艰辛。后来为了圆自己的军人梦,杜源准备南下到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拼一拼。这一决定得到了小春大力的支持,他们举家前往,一同追梦。

  经过话剧团的历练,杜源终于开窍了,开始拍军旅题材。

  1996年,杜源在拍《花开花落》时拿到了一万二的酬劳。这对杜源来说是天大的数字,第一次“挣大钱”的他要把这份欣喜第一时间告诉妻子。

  回家后,他把两张行军床拼到一起,让小春把钱铺到床上,小春欣喜地数了一遍。

  杜源见她数得开心,逗她:“多少钱?”

  “一万块。”

  “不对,你再好好查查。”

  “还是一万块。”

  原来,杜源专门让小春多数一遍,为的是分享这刻的喜悦。

  杜源曾经说过自己的婚姻智慧:“苦着自己不能苦着老婆,穷着自己不能穷老婆,我在外面拼命挣钱,就是回家让老婆使劲儿花。”

  这是杜源实实在在的爱意,自己再苦再累没关系,但不能苦着累着他的小春。所以,他把辛苦所得全部上交。

  不仅如此,杜源还会甜言蜜语,喜欢随时随地赞美妻子。

  就拿做饭这件小事来说吧。不管范小春做什么,好不好吃,杜源吃完总会说:“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”,或者再来一句“这是我这辈子吃得最饱的一顿饭”,然后两个人一起满意地笑了。

  再比如结婚多年后小春有些发福,在杜源嘴里却是这样一番解读:“刚结婚的时候96斤,现在更瘦了,140斤。”

  杜源不仅“甜”,还很“浪漫”,不过这浪漫是“翻车”过一次后才学会的。

  有次结婚纪念日,杜源知道小春的车开到了10万公里,就务实地送了4个轮胎当礼物。小春看到后调侃道:“你是让我钻进去呀。”

  这次送礼碰壁后,杜源开窍了。有次情人节,杜源早起在自家花园采摘好玫瑰,并附上手写卡片:“老婆情人节快乐!”小春一醒来,闻着玫瑰花香,心里如同玫瑰一样甜。

  比起妻子,杜源更恋旧。他和小春搬过很多次家,但每一次都会把结婚时买的各种小摆件、小杯子包好摆到新家。对杜源来说,这不仅代表他买这些东西时喜悦的心情,更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感情的见证。

  从一而终,深情久伴,这就是杜源的婚姻哲学,让爱情之花长长久久地绽放。

03

  做开明的宠女达人

  杜源是“爸爸专业户”,而且还都是严厉的、有脾气的父亲。可就像李静说的那样:“大家都被杜源荧幕上的脸骗了,其实他在生活里做父亲是非常open的。”

  生活中,杜源不仅是个好父亲,更是平等开明得像朋友般的老爸。

  女儿名叫杜女,杜源说,起这个名字的寓意是“老杜家的女儿,要一直宠爱她。”杜源也的确是这样做的,他的教育理念就是让孩子快乐成长

  杜源对女儿是有原则的宠爱,他会让女儿尝试不同的东西,如果都不喜欢,那就放弃,如果真正喜欢,那就钻研下去。

  7岁前,杜女几乎把能学的课外班都学遍了,画画、舞蹈、钢琴、旱冰、书法……但最终她哪个也不喜欢,杜源就任凭女儿放弃。

  别人问杜源为什么不逼迫女儿继续学,他回答:“因为逼迫女儿做她不喜欢的事,她不会快乐。女儿不快乐,我和妻子也不会快乐。”

  杜源对杜女的学习还有一个“妙招”,那就是不与别人比。

  杜女数理化不好,曾经考试不及格。杜源不骂不着急,反而带着女儿吃了顿奢侈的披萨大餐,因为这次成绩比上次进步了。

  杜源常对女儿说:“凡事不要总和别人比,要和自己比,哪怕有一点点进步都是值得表扬的。”

  虽然不同别人比,但杜源要求女儿要有独立意识,要自己学会判断。作为父亲,他不会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到女儿身上,而是给她自主选择的机会。

  在这样的教育下,杜女是快乐的,也是有主见的。从小耳濡目染舞台表演和戏剧的她,爱钻研电影、剧本和戏剧,最终凭着这份热爱和执着,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。

  2003年,杜源遇到一个本子,导演想让他演只出现9集的缉毒大队长。刚开始杜源没打算接,但杜女听说这是海岩的小说《玉观音》改编的,极力劝说父亲要演这个有血有肉有骨气的潘队长。女儿的劝说最终促成杜源演了潘队长,被无数观众喜爱。

  后来,杜女当了编剧,做了导演,杜源给了女儿很多专业意见,父女俩在事业上互帮互助、相互成就。

  在《影视风云》的采访中,朋友爆料杜源很疼女儿,看见什么好看的衣服都要给女儿买回去,自己就是随便有口吃的有件穿的就行。

  杜源听到笑着回:“不管这家庭有钱没钱,只要她来到这个家庭,就应该让她感受到幸福。”

  主持人回:“那杜老师除了给女儿买,也要对自己好点儿。”

  杜源指着自己的衣服说:“我对自己好着呢,这不是上节目还专门买了件白衬衣。”

  杜源深厚开明的父爱像暖阳,照亮了杜女的人生,他给予一切,不求回报,只求让女儿快乐幸福。

04

  幸福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

  杜女曾表达过自己对美好爱情的理解:“真挚的爱情可以打动人,我不需要看别人的爱情,看我父母就够了。”

  的确,杜源和范小春从青梅竹马到白头偕老,一路相扶相伴,女儿是最亲近的见证人。

  一起旅行时,杜女经常被“撒狗粮”。在杜女拍的短视频里,有很多老两口相依偎的画面。

  杜源牵着小春的手走过四季春秋。他们在威尼斯看海,在奈良喂鹿,在瑞士一起靠着坐在躺椅上……这些都定格成他们最美的回忆。

  李静曾问过杜源:“4岁认识,结婚相爱这么多年有什么感觉?”

  杜源答:“涛声依旧。”

  愿得一人心、白首不相离是他们真情的写照。

  相识61年,结婚40年,在漫长的岁月里,他们执手相爱,不离不弃,真正做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,深情而幸福地活着,也让我们相信了那句话:

  我们活在一个轻易说分手的年代,但也请你相信,我们也活在了一个牵了手就结婚过一辈子的年代。

  参考资料:

  《影视风云》《超级访问》《鲁豫有约》《非常静距离》杜源采访

  杜女《我生命中第一个朋友》

  作者:西西粒,用最好的态度犀利生活,用阳光的心情历数快乐,叩问心灵,遇见有趣。来源:婚姻与家庭杂志。中国家庭幸福生活引领者,专注女性成长与婚姻幸福,探讨如何更好地爱自己、爱家人。《婚姻与家庭》杂志出品。(微信/微博/今日头条:婚姻与家庭杂志)